今日要闻

除草剂喷红豆09》固杀草三大争议未解,立委、消费者团体与农民呼吁,勿走回头路

2020-07-07 20:51:58 来源:Nongxun.net 作者:Nongxun

导读: 0分享农委会拟开放除草剂固杀草作为红豆落叶剂,经《上下游》独家披露消息月余,防检局虽多次对外说明,仍难厘清以下争议:一、欧盟官方评估固杀草具高生殖毒性不得使用,台湾为何加码开放?二、究竟有多少农民有施

农委会拟开放除草剂固杀草作为红豆落叶剂,经《上下游》独家披露消息月余,防检局虽多次对外说明,仍难厘清以下争议:一、欧盟官方评估固杀草具高生殖毒性不得使用,台湾为何加码开放?二、究竟有多少农民有施用固杀草采收红豆之需求?三、进口红豆未使用固杀草,台湾开放使用是否会对产业造成冲击?

农委会防检局于昨(6)日针对固杀草安全风险,举行专家会议,多数与会专家表示,根据防检局与药毒所提供简报,不会增加环境及食安风险,但“风险沟通出问题”,中兴大学植物病理系名誉教授曾德赐则持相反意见,认为固杀草具有生殖毒等五项风险,需加注“会影响孕妇与胎儿”警语、使用者须接受专业训练等前提下才能开放。

主妇联盟环境保护基金会昨日则邀请立委、学者与农民举行座谈会,首席执行官吴碧霜表示,不能因田间管理的方便放弃消费者健康,立委林淑芬质疑,政府明明往“十年化学农药减半”方向前进,却公告固杀草使用,“这条路还走得下去吗?”美浓杂粮(红豆)产销班第三班班长萧成龙强调,过去几年农民已努力配合政府宣导改用友善落叶方式,不应再走回头路。立法委员陈椒华则要求防检局,在一个月内召开听证会,公开试验资讯供大众检视。

美浓农会杂粮(红豆)产销班第三班班长萧成龙反对农委会开放固杀草作为红豆落叶剂。(摄影/李慧宜)

欧盟官方认固杀草具高生殖毒性,台湾官方持不同意见

除草剂固杀草在1980年代上市后,越来越多研究显示其神经毒性与生殖毒性风险。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在2005年公布的科学审查报告指出,动物实验显示固杀草会引发阴道出血、流产与死胎,具有严重的生殖毒性,“可能造成难以修复的受孕风险。”将其列入1B高毒性等级。

然而,农委会对固杀草的毒性提出不一样的见解。药毒所应用毒理组组长蔡韪任于专家会议表示,根据2006年的一份报告,“正确使用的话,固杀草生殖毒性不高。”该研究认为,固杀草不应被列入1B生殖毒等级。蔡韪任表示,药毒所综合这份报告与药毒所内部研究,认为固杀草生殖毒性不高,与欧盟官方结论不同。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报告来自Regulatory Toxicology and Pharmacology网站,网站上明白揭露,该报告的科学伙伴是“拜耳”,该份报告也标示,研究分析资料是由拜耳提供,而拜耳,正是当时向欧盟申请固杀草核可的药厂。

为何药毒所对欧盟官方报告持保留态度,反较信任由拜耳支持的研究结果?蔡韪任于会后受访表示,欧盟官方决议是由会员国投票表决,不能确定是来自专家投票或是由行政单位投票结果。而2006年的这篇报告,研究学者来自更大的专家群,蔡强调,“2006年的报告不是拜耳出具的资料,是拜耳委托实验室缴交的资料”,且该网站也特别声明它是独立机构。

药毒所引用2006年报告出处,注明拜耳为其“科学伙伴”(截图自该网站)

防检局前局长:欧盟非“禁用”,只是“性质有疑虑、不核准使用”

欧盟在2009年明订,若农药的生殖毒性属1A或1B的高毒性等级,不得发予或更新核可证。瑞典也在2017年一月举行的欧盟会议上表示,固杀草不符合欧盟2009年推出的植物保护产品规范,在2017年10月1日到期后,不再核发许可证,形同禁用。

对此,防检局日前指派农药厂商代替政府说明,“固杀草是因公司商业考量,未提出许可证更新,并非被欧盟禁用。”防检局也发出新闻稿呼应厂商说法,“据相关资讯显示欧盟系商业考量结果而无使用,本局已透过相关管道持续查证。”

前防检局长冯海东昨日针对针对固杀草于欧盟的使用现状,进一步表示,“(欧盟)没有强烈到‘禁用’这种字眼,虽然实质上,禁止一个药物使用和不核准使用,效果是一样,都是不能用,但是禁用在法律上来讲是很强烈的行为。”冯强调,“是因为业者没有提出申请才放弃,不是禁用,是从核准状态回到未核准状态,不要想得这么强烈,主要是有些性质有疑虑,不要危言耸听。”

曾德赐:停证就是禁止使用,勿玩文字游戏混淆焦点

无论是“禁用”、“没有商业利益”或“没有核准”,差异在名词定义不同,但结果是此时此刻的欧盟,固杀草的确因为生殖毒性而不能使用。面对固杀草在欧盟的议题,防检局的掌握有多少?

对此,中兴大学植物病理系名誉教授曾德赐则表示,“停证就是停用,就是禁止使用。”呼吁防检局不要玩文字游戏,模糊固杀草因生殖毒风险被停证的焦点。

曾德赐强调,“台湾没有一个国际资讯搜集、比对、求证,以及将重大资讯回应国内现况政策的团队。”他进一步强调,欧盟已经告诉全世界固杀草有生殖毒,欧盟已经停证、停用,台湾还扩大使用,连个警告标语都做不到。

“我们有这么多大学毕业的年轻农民,很懂得搜集资讯,政府要做到对农民的保护。”“这应该是防检局跟食药署都要共同面对的问题!”曾德赐说。

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系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邮箱:mail@nongxun.com

为您推荐

园艺知识

种植技术

养殖技巧

化肥技术

农药施肥

花百科

兰花

瓜果种植

花木种植

粮油种植

极速五分PK10

蔬菜种植

药材种植

锦鲤

综合农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