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

巴拉刈是否剧毒?禁用巴拉刈伤害农民利益影响农业生产吗

2019-06-25 15:36:35 来源:Nongxun.net 作者:Nongxun

禁用除草剂巴拉刈在台湾已讨论多年,是历任政府逐步将剧毒农药退场、改用替代药剂政策的延续。参考国内外的实证研究结果,预防剧毒巴拉刈造成伤亡的最佳方式,应是禁用与使用替代药物。

本文讨论预防巴拉刈伤害的可能方式与理由,并引述相关证据,考量整体的利益,以问答的方式整理,希望促进理性的政策讨论。

一、巴拉刈是否剧毒?问题都在自杀?

巴拉刈对人体有特殊毒性,小量被身体吸收后,也可能在几天后引发严重全身性反应,包括肺部纤维化、呼吸衰竭,与痛苦的死亡。因为没有解药,导致死亡率高。已故的林杰梁医师曾报告,用传统方法治疗巴拉刈中毒的死亡率高达92%,他试图改善疗法,但死亡率仍高达66%[1]。

相较下,根据台北荣总团队的报告,同属广效性除草剂的嘉磷赛与固杀草,致死率分别只有7%[2]与6%[3],比巴拉刈的66-92%低许多,也代表如果用其它农药取代巴拉刈,将能避免许多不幸的死亡。

台湾近六年(2013-2018)有1253人死于巴拉刈中毒,相当于一年平均200人,每两天就有一人不幸死于巴拉刈中毒。其中自杀占多数(九成),但被检察官判定为意外中毒的,在近六年也有67人(占所有巴拉刈死亡的5%)。因此,巴拉刈造成的死亡不单只是自杀,也有因意外致死的个案。禁用巴拉刈不仅可减少自杀,也能减少不幸意外死亡,保护社区的整体安全。

二、巴拉刈接触皮肤没事?长期暴露是安全的?

巴拉刈可能由多种途径进入身体,包括皮肤。在皮肤完整的情况下,巴拉刈只有小量吸收。但是,巴拉刈有可能先造成皮肤的灼伤与破损,然后从破损的地方被吸收进入人体,造成全身性的中毒,国外曾有死亡案例发生[4]。在台湾,林杰梁医师的团队曾报告一位皮肤灼烧与巴拉刈全身性严重中毒的案例[5]。因此,如有皮肤大量接触,或是接触的皮肤已有多处伤口的情形下,必须尽速冲洗与就医。

除了急性伤害,长期暴露巴拉刈也会造成神经受损与巴金森氏症。2007年欧盟所有国家禁用巴拉刈,理由是不能排除巴拉刈有造成巴金森氏症的疑虑。台大医院的研究发现,和没有使用的巴拉刈的人相比,使用巴拉刈20年以上的人,巴金森氏症的风险增高六倍[6],国际研究显示长期使用者得到巴金森氏症的风险增加两倍[7]。

三、禁用巴拉刈伤害农民利益?影响农业生产?

禁用巴拉刈并使用替代农药,涉及改变旧习惯与使用新药物,的确可能对使用者造成不便,需要相关单位积极提供替代药剂的使用资讯与指引。然而,如果完整考量使用巴拉刈的得与失,尤其是算入生命的损失,农村使用巴拉刈的代价非常高昂。

有人主张巴拉刈便宜。以除草用途而言,2005-2014年巴拉刈的一升平均出厂价是98元,嘉磷赛是109元,固杀草是248元[8],和嘉磷赛相比,巴拉刈不一定有价格绝对优势,而固杀草的价格近年来也明显下降,从多年前开始,巴拉刈就已经不是台湾市场上销量最大的除草剂[8]。在实际施用时,还要考虑到稀释比例与施用次数,由于巴拉刈是接触性除草剂,“除草不除根”,可能需要使用更多次数,不见得在使用成本上具有优势。

更重要的是,如果把巴拉刈造成的死亡估算在内,它所造成的社会整体损失,绝对远远超过价格上的好处。我们曾经估算过,巴拉刈每年造成的死亡(人数在160人以上)与收入损失超过13亿元[9],完全是由家属和社会整体来承担,而且这尚未包括亲友伤恸的无形损失。同时,这些损失主要是发生在农业地区,如果禁用巴拉刈,农业地区的受益也会最大。

禁用剧毒农药是否会影响农业生产?研究显示,斯里兰卡[10]、韩国[11],与孟加拉[12]在禁用农药(包括巴拉刈)之后,农产品销量都没有下降。

四、禁用巴拉刈是否能够减少死亡?自杀是否转移到其它方法?

巴拉刈所造成的死亡当中,虽然有少数是意外死亡,但绝大多数是自杀身亡。世界上禁用巴拉刈的国家,的确观察到农药自杀死亡率下降的现象,同时整体自杀死亡率也下降。

我们过去与韩国与斯里兰卡学者所合作的研究,显示这两国在禁用巴拉刈后,农药自杀死亡率下降40-50%,死亡人数一年减少850-950人,其他方法的自杀死亡率没有增加,因此整体自杀死亡率下降13-21%[11,13]。

从图一可见,斯里兰卡于2008-2011年之间逐步禁用三种剧毒农药,其中包括巴拉刈,在之后的2011-2015年之间,农药自杀死亡率下降50%。更重要的是,整体自杀死亡率也下降21%,其它自杀方法的自杀死亡率仅微增2%,没有明显“转移”到其它方法的现象。单在2015年,就减少了937人的自杀[13]。

斯里兰卡禁用三种剧毒农药(包括巴拉刈)后自杀率下降

禁用剧毒农药可以减少自杀身亡,主要原因是减少中毒的致死率,让许多冲动下发生的自杀行为,有第二次机会,化危机为转机[14]。研究显示24-74%的自杀行为,从想法到行动只有不到10分钟[15]。在人际争吵、情绪低落、急性压力,甚至一时酒醉时饮下巴拉刈,将导致不可逆的后果,禁用巴拉刈,则有机会化险为夷。

台湾[16]与国外[17]的研究发现,因自杀行为而送医的人,在一年之后只有2%再次自杀身亡,其它98%都没有因自杀而死亡,这表示如果第一次自杀企图可以得救,绝大多数的人不会再次自杀身亡。

“冲动”的现象可以说明,除去最剧毒的农药可以挽救生命,多数企图者不会再次尝试,也不会转往其它方法。许多人以为“想自杀的人都会一直想自杀”,但世界卫生组织宣导这是一项误解,让我们错失挽救生命的机会[18]。

限制致命工具来减少自杀,是被世界卫生组织认可有效、有证据支持的策略[18]。要达到效果有几项条件,包括被限制的工具是常见的、致死性高、容易取得、可以限制,与不易转移到其它方法等,在台湾,禁用剧毒农药最合乎这些条件,其它如上吊等工具则较难限制[14]。限制工具无法避免所有自杀,但却是多重防治自杀策略的重要一环,是有针对性的,有人误以为要限制所有潜在工具,其实并非如此。

其实,不单自杀身亡,改善工具与环境的安全也被用来防止如车祸等意外,医学界多年来也逐渐将安全性低的药物,如致死率高的巴比妥盐,用安全性高的安眠药物来取代。禁用最剧毒的农药,并用较安全的药物来取代,也是基于同样的道理,不难理解。

五、其它国家禁用巴拉刈的情形?中国禁用巴拉刈的政策是什么?

世界上禁用巴拉刈的国家越来越多。根据一项七年前(2012年)的统计,禁用巴拉刈的国家有36个[19],但农委会的最新统计显示,禁用国家目前已有64个,与台湾情况相似的亚洲邻近国家,近年来也逐步禁用巴拉刈,包括韩国(2012年禁用)、越南(2017年禁用)、马来西亚(2020年禁用),与中国(2016年禁用水剂,2020年9月禁用可溶胶剂)。

以中国为例,农业农村部在去(2018)年10月17日公告,“为保障人民生命安全,进一步加强百草枯监督管理”(百草枯是巴拉刈的中国译名),采用四项措施[20],分别是:

  1. “严格执行百草枯管理规定”:禁止巴拉刈的销售与使用,但不禁止生产和出口;
  2. “全面监控百草枯生产动态”:监控生产出口与库存,严防出口转内销;
  3. “彻底清查处理百草枯水剂遗留问题”:全面清查与回收库存的巴拉刈,处置费用由生产企业、经营单位或地方政府负担;
  4. “严厉打击违规生产经营百草枯的行为”:严查在其它农药中添加巴拉刈,或以巴拉刈代替与假冒的情形。

中国禁用巴拉刈的完整政策值得我们参考,尤其是在禁用之后,还进行回收,加快减少死亡的效果。同时,若台湾继续使用巴拉刈,又从中国进口原料,将变成中国禁用但输出巴拉刈到台湾继续导致悲剧的荒谬情况。

有人提到,某些主要国家如美国与日本并未禁用巴拉刈。然而,美国是大型农户为主的农业,和台湾小农为主、自行购买、储存与使用农药不同。在美国,巴拉刈被列为“限制使用”,只有有执照的业者才能使用。然而,也有学者指出,美国禁用有害农药(包括巴拉刈)的政策远远落后其它使用农药的大国,包括欧盟(2007年禁用巴拉刈)、中国(2016年禁用巴拉刈溶剂),与巴西(拟于2020年禁用巴拉刈)[21]。美国经验应不适用于台湾。

在日本,鉴于巴拉刈的危害,早于1986年就将巴拉刈从24%溶剂改成5%溶剂(台湾目前仍使用24%溶剂),销售通道也有管制,同时于1999年禁止日本本地生产巴拉刈[22],整体使用量下降到很低的水平,巴拉刈致死人数也减少[23]。然而,巴拉刈的致死率仍然高达八成,显示剧毒的巴拉刈,即使降低浓度,仍有很高的毒性[23]。

六、除了禁用,其它管理方式是否有效?

其它限制剧毒农药的方法,研究显示多半没有效果,只有禁用的效果最为明确[24]。以下整理六种管理巴拉刈的方法与可能效果:

  1. 添加催吐剂、警戒色,与吸附剂以减少吸收:台湾从1997年就规定巴拉刈需添加催吐剂与警戒色,但是巴拉刈死亡人数从当年的118人,一路增加到近年来的200人,显示成效不彰,因为巴拉刈实在太过剧毒,小量吸收也可能致命。国外也曾进行添加催吐剂、泻剂,与藻胶吸附剂的研究,结果致死率从73%小幅下降到63%,成效有限,比其它农药仍高出太多[25]。
  2. 降低浓度:如上所述,日本是少数限定将巴拉刈从24%溶剂改成5%溶剂的国家,然而,巴拉刈中毒的致死率仍高达八成[23],如果农家储放巴拉刈仍十分普遍,仍然可能导致许多中毒死亡。
  3. 改变剂型:例如将巴拉刈改为锭剂,减少自为中毒。然而,使用前仍需泡成溶剂,并可能存放在家里,无法改变溶剂随手可得的情形。
  4. 限制使用:爱尔兰曾针对巴拉刈实施限定销售制度(要执照或相关业者才能购买)、提供安全教育、与农药安全标章等[26],而韩国则试过购买者登记制[11],结果这些措施都无法减少巴拉刈自杀身亡人数,最后两国都禁用巴拉刈。台湾自杀防治中心曾经收集巴拉刈中毒者的资料,发现60%是使用家中储放的巴拉刈,不是当场才去购买,因此针对销售来限制,效果有限。
  5. 发放农药储存箱:鼓励农家将农药存放在上锁的箱子里,减少一时冲动下自己或家人的中毒事件。根据一项人数高达22万人的研究,发现这项方法完全没有产生预期效果,比较有发放箱子的地区和没发箱子的地区,结果自为农药中毒发生率几乎一样[27]。要仰赖农家持续性地安全储放农药,可能有施行上的困难,研究进行三年后,只有一半的农家有使用安全箱并上锁。
  6. 专业代喷制度:限制只有农药代喷业者才可以购买与储放巴拉刈,如果可以彻底施行,同时先前储放在农家的巴拉刈逐渐用罄,可能可以达到和禁用相近的效果。然而,目前台湾并无完善、严谨的代喷制度,一般农家可能也没有意愿购买此服务,同时巴拉刈仍可能透过代喷业者而散布到一般农家,使管制效果打折。

禁用政策要能顺利实施,需要完整的配套与替代药物方案。农委会已针对除草用途提出多项替代药剂,但在落叶用途方面,由于替代药剂是近年来才推出,亟待相关单位继续优化效果、提供农家明确指引与使用诱因,并努力推广。

在笔者的访谈中,农家多指出,重点是能够有替代方案或药剂,并不坚持使用特定药物,毕竟大家也重视用药的安全。期待各界参考证据,将重点放在协助农家改用替代药物,或使用其它杂草管理或落叶方案,让剧毒农药可以退场,才是创造多赢!


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系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邮箱:mail@nongxun.com

为您推荐

今日要闻

园艺知识

种植技术

养殖技巧

化肥技术

农药施肥

花百科

兰花

瓜果种植

花木种植

粮油种植

极速五分PK10

蔬菜种植

药材种植

锦鲤

综合农讯